Saferhand

求一方净土承放心愿梦想

时间像风


吹散人生的残片


当我只剩下自己的时候


才发觉爱与陪伴的意义


寻找

藏好你的眼神


在大脑皮层深处一角


然后到梦中去寻找

麓山脚下登高街


夜晚发散出霓虹


知了用尽最后一口气


哀鸣秋天降临的序幕


总是在不经意之间


伴随着啪地一声脆响


陷入深深的困惑和尴尬之中

我爱这土地

假如我是一只鸟,

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:
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
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,
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,
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……
——然后我死了,
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。
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
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

来自太平洋的风


先吹进我的耳朵


绕过心脏一十一道血管弯折


到达你居住的小镇


每个睁开眼后的清晨


我会举起钻锤


在心房雕出你身体的曲线


在心室刻下梳妆台


掉下的血肉揉成泥


砌一间存放回忆的暗格


等到无可避免的你的离开后


慢慢愈合


---《小镇》

云朵戴头上

是天空给的嫁妆

你是故乡的孩子


根植于泥土


我是从不会驻足的风


只能轻抚你的叶片


却看不见你扎根的触须


触不到你摇曳的心


航海

人活着

像航海

你的恨 你的风暴

你的爱 你的云彩

渗透

我相信

一切都可以渗透

火炉旁的热度渗入脸庞

少年们的笑声渗入心脏

青年时的面容渗入回忆

额头上的吻痕渗入梦境

1 / 7

© Saferh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